首页 教育资讯 入园入学 育儿知识 文化素养 幼儿园教育 语文教育 图片资源 儿童视频 幼儿园 机构

文化知识与故事

相关类别: 历史百科 古诗词 文化知识与故事 儿童艺术培训 儿童口才培训 体能训练 儿童潜能开发
信阳儿童网

《金银岛》世界名著童话故事在线阅读

来源:未知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2-05-10
世界名着儿童故事在线阅读《金银岛》 第一章《班波提督酒店的船长》 事情要从我父亲开的「班波提督酒店」说起.。 有一天,一个脸上有刀疤的老水手住进酒店。那个水手叫人推着一辆装满行李的手推车,喀拉喀拉的来到酒店门口。 他是个高大、黝黑的男人,髮辫垂

  世界名著童话故事在线阅读《金银岛》:

  第一章《班波提督酒店的船长》

  事情要从我父亲开的「班波提督酒店」说起.。

  有一天,一个脸上有刀疤的老水手住进酒店。那个水手叫人推着一辆装满行李的手推车,喀拉喀拉的来到酒店门口。

  他是个高大、黝黑的男人,髮辫垂在骯脏的青色衣服上。他一边望着港口,一边用破锣嗓唱起古老的船歌:

  「死人箱子装财宝,有十五个人来找,哟嗬哟嗬哟嗬嗬!甜酒喝到饱—————」

《金银岛》世界名着儿童故事在线阅读

  他对推车的人说:「把我的箱子拿进来,我要在这里住几天。以后你们就叫我『船长 』吧。」

  他说完丢下叁、四个金币。

  船长整天不是在港口閒逛,就是在门边走来走去。

  每天散步回来,他一定会问:「有没有像水手的人来过?」

  起先我还以为他在等某个水手朋友,其实不是。因为只要有水手模样的人来店里,他就会像老鼠看见猫似的躲起来。

  有一天,船长把我叫过去说:「帮我注意一个独脚人,一发现就立刻来通知我。每个月我会给你四便士。」

  为了赚钱,我连做梦都会梦见独脚人。

  有些晚上,船长会像疯子一样,一边喝着烈酒,一边唱着那首老船歌。

  他也会请周围的人喝酒,同时强迫他们听他说故事。

  他说的故事,总是那些谋杀、海洋中的狂风暴雨等恐怖故事。

  船长就这样住了下来,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。他刚来的时候给的那几枚金币,早就不够开支。但是父亲却不敢跟船长要钱。

  烦恼和恐惧使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。有一天,李卜吉医生来为我父亲看病。这时看来有点醉的船长,摇摇摆摆的走进来,同时大声唱起那首船歌:

  「死人箱子装财宝,有十五个人来找,哟嗬哟嗬哟嗬嗬!甜酒喝到饱—————哟嗬哟嗬哟嗬嗬! 交给恶魔去烦恼!」

  船长边唱边咚、咚的敲着桌子。

  忽然,医生转过头对喝醉酒的船长说:「先生,如果你再这样喝下去,不久世界上就会少一个令人讨厌的无赖。」

  船长听了,生气的站起来,拿出一把摺叠式小刀,朝医生挥舞着,恶狠狠的说:「畜牲!」

  「你如果不马上把刀子收起来,我就会让法官判你绞刑!」医生平静但坚定的说:「我不但是个医生,也是本地区选出的治安官。你要是敢再做出刚才那样危险的行为,我一定会逮捕你!你明白吗?」

  他们两个人互瞪了一会儿,船长认输了。

  他收起小刀,坐下来,口中喃喃自语着,像隻被人揍过的狗。

  船长被医生教训之后,安份了好一段日子。

  一月裡某个寒风刺骨的早上,母亲在二楼照顾父亲,我正在为船长準备早餐。酒店的大门开了,走进一个陌生人。他的脸色发黄,左手还缺了两根手指头。

  「这桌早餐是给我的朋友比尔的吗?」这人用恐吓的声音问我。

  「我不知道比尔是谁?这是为船长準备的。」

  「哦,船长?你说的船长是不是右脸有一道刀疤?」

  「嗯。他出去散步,应该快回来了吧!」

  「等一下我可以给他一个惊喜—–」

  说完他躲在门后,手一直摸着刀柄,还不停的吞口水,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。

  船长终于回来了,他一进门,那个陌生人便:「比尔!」

  船长勐一转身,他的脸色突然发青,好像看到鬼一样。

  「比尔,你该不会连我这个老朋友都忘了吧?」

  「你是黑狗?」

  「没错,就是我黑狗。我看请可爱的小兄弟给我们来杯甜酒,让我们坐下,像老朋友一样边喝边聊。」

  我端酒过去,黑狗对我说:「你出去,把门关上。」

  我只好到隔壁房间。刚开始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,后来,说话声音越来越大,还不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和痛苦的哀嚎。

  我往客厅一看,看见船长正在追砍黑狗,黑狗的肩膀还流着鲜血。黑狗逃到门口时,船长将手中的刀对着他用力一掷,结果刀子插进「班波提督酒店」的招牌。

  黑狗虽然受伤,不过他逃走的速度还是很快,不一会儿就不见人影。船长呆呆的看着招牌上的刀,对我说:「吉姆,甜酒。」

  我正要去倒酒时,忽然听到客厅传来「砰」的一声,我赶紧跑去,发现船长倒在地板上。

  这时母亲也从二楼下来。船长两眼紧闭,脸色铁青。正好这时李卜吉医生来替父亲看病。

  赶来船长并没有受伤,他是因为脑溢血而昏倒。

  医生把船长的袖子割开,露出粗壮的手臂,上面满是刺青。

  有「顺风」、「比尔彭斯的幻想」,还有一个吊死男人的图案。

  医生为他抽了血,船长才慢 慢醒过来,他看见我,嚷着:「黑狗在哪里?」

  「这里没有黑狗。」医生说,

  「我早就警告过你,彭斯先生。」

  「我不姓彭斯。」船长说。

  「不管你姓什么,如果你再喝酒,那酒的名字对你就叫『死亡』。」

  第二章《黑色通牒》

  中午我端冷饮和药到船长的房间。船长看到我露出兴奋的表情。

  「吉姆,我一向对你很好,每个月都给你四个便士。现在,拜託你,给我拿一杯甜酒,好吗?」

  「可是医生说………………..」

  我的话刚出口,船长突然大吼:「医生全都是笨蛋。对了,医生要我在床上躺多久?」

  「至少一个礼拜。」

  「一个礼拜?」船长紧紧抓住我的肩膀说,「吉姆,那个叫黑狗的是个坏蛋,但他的背后还有一个比他更坏的傢伙,他是个独脚人。我若是再不逃走,他们就向我发出『黑色通牒』。」

  「什么是黑色通牒?船长。」

  「那是一张圆形的纸片,把一面涂黑,一面写字,是海盗用来放逐同伴的。只有我知道海盗弗林特的宝藏埋在哪里!只要你听话,将来我会分一半的宝藏给你。」

  船长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,才唿唿睡去。

  我本来要立刻报告医生,但是那天晚上我的父亲突然过世,我便把船长的事给忘了。

  葬礼过后的第二天下午,我站在酒店门口,突然来了个拿着拐扙的瞎子。

  他问我:「请问这是什么地方?」

  「班波提督酒店。」

  「听你的声音,就猜得出你年轻又善良,麻烦你带我进去好吗?」

  我一伸手,那个瞎子立刻把我扭住,说:「带我去找比尔!」他用力扭我的手,看我几乎叫出来。

  我忍住痛说:「船长的脾气很坏,他总是拿着刀,我怕他会伤害到你——-」

  「少啰嗦,立刻带我到比尔那儿去,然后对他说:你的朋友来看你了。」说着他又狠狠的扭了我一下,我痛得几乎要晕过去。

  我从来没听过这么残忍、冷酷、可怕的声音,这比肉体的痛,更令人觉得恐怖。我只好领着瞎子走进客厅,颤抖的喊出他吩咐我说的话。

  船长本来正醉醺醺的坐在客厅,听见我喊他便急着站起来,还惊慌的打翻手上的甜酒。

  瞎子说:「比尔,乖乖坐着别乱动。瞎子我虽然看不见,耳朵可灵得很。你连动根手指,我都听得一清二楚。小兄弟,你去把他的左手掌抓住,放到我的右手上。」

  船长和我照着他的话做,瞎子把一样不知是什么东西交到船长手中,船长立刻紧紧握住。

  「好啦!事情办完了。」说话的同时,瞎子放开我,飞快的奔出酒店。

  我和船长过了好一会儿,才鬆了口气,船长看着他手中握的东西。

  「十点鐘!」船长叫道,「还有六个小时,我们还可以想办法抵抗。」

  就在船长刚站起来的时候,突然眼珠一翻,一脸痛苦的用手紧紧抓着咽喉,整个身子摇晃了几下,扑通一声倒下。

  我一边喊母亲过来,一边跑到船长的身边,但是太迟了。船长的脑溢血再度发作,当场死亡。

  也许是因为相处久了,我竟然难过得掉下眼泪。

  第三章《船长的箱子》

  我把船长和海盗的事告诉母亲,然后一同去附近的村子,请人通知李卜吉医生。

  母亲想要收回船长积欠的钱,所以我们又回到酒店。我在船长手中找到一张圆纸片,其中一面涂黑。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「黑色通牒」吧。我打开一看,上面写了几个字:「你只能活到今晚十点」。

  我翻遍船长的口袋,都找不到箱子的钥匙。母亲说:「也许挂在脖子上。」

  我把衣领撕开,果然发现了钥匙。我们打开船长的箱子,里面有折叠整齐的衣服、香烟、手枪,还有一个装满钱币的麻布袋和油布包。

  「我们只拿船长欠的钱。」

  于是我们开始数钱。袋子里有各式各样的钱币,数到一半,我突然听到寂静中隐约传来那瞎子走路时,拐杖发出的喀喀声。声音逐渐逼近,然后变成拐杖勐力的敲门声,和门把急促的转动声。

  第四章《瞎子的末日》

  「妈,我们赶快拿了钱走吧!」

  「他们不是十点才吗?现在还不到七点呢!」母亲正说着,从街上忽然响起一阵哨声,大概是瞎子在向他的同党打信号。

  这时母亲也吓慌了,她害怕的说:「我们就拿已经数好的钱走吧!」

  我们把钱装进油布包,赶紧逃出酒店。

  外面一片雾气,我们来到一座小桥,我帮母亲躲在桥墩底下。

  我虽然害怕,却仍忍不住好奇心,便躲在河堤上偷看。

  只见远处走来七、八个人,瞎子指挥他们说:「把门撞开!」

  有两个人立刻衝向门口,可是当他们发现大门只是虚掩着,不禁有此迟疑,瞎子大喊:「快进去!w」

  海盗们衝进酒店,不久便传来惊叫:「比尔死了!」

  瞎子说:「快搜尸体,其他的人去二楼找箱子。」

  不久船长房间的窗户打开了,有个人在月先下探出头,对瞎子叫道:「老皮,已经有人来过了,箱子被翻得乱七八糟。」

  「有没有弗林特的地图?」

  「没有!」

  「比尔的身上呢?」

  「我们从头到脚都搜遍了,什么也没有。」

  「那个小鬼,一定是他干的。我要把他的眼珠挖出来!」瞎子气得直发抖。

  这时,夜空又响起相同的口哨声。一个海盗说:「这是德克的警告,有人来了,快走吧!」

  瞎子老皮说:「逃走?没用的东西!那个小鬼一定就藏在附近,赶快把他找出来。眼看就要到手的财宝,我可不打算放弃。」

  瞎子正骂着,忽然传来阵阵马蹄声,还夹着枪声。

  海盗们立刻丢下瞎子,一个个逃得无影无踪。

  瞎子发狂的用拐杖敲打路面,大骂:「约翰、黑狗、德克!你们怎么可以丢下我呢?」

  马蹄声翻过了小山丘,四、五匹马从斜坡直奔下来。瞎子惊叫着乱转,完全失去方向感。

  夜晚雾气浓重,骑马的人想勒住马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瞎子撞上了一匹奔来的马。

  在老皮的高声惨叫中,四匹马踏过他的身体。

  瞎子老皮脸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  我赶紧跳出来,喊住骑马的人。带头的是邓司队长。塬来帮我去向李卜吉医生报信的年轻人,在半路遇到邓司队长,邓司听说有海盗,便立刻赶来。

  我们回到酒店,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。

  邓司问我说:「那些人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啊?」

  「我想大概是这个油布包,我正想拿给医生。」

  「我也要向李卜吉医生报告刚刚发生的事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」

  第五章《船长的文件》

  李卜吉医生正在崔劳尼先生家吃晚餐,崔劳尼先生是本地最有钱的富翁。

  邓司队长把经过的事情向两位绅士报告,他们听得连烟都忘了抽。我把油布包交给医生,医生说:「我觉得吉姆找到的油布包里,可能有弗林特的藏宝图。吉姆,我们可以把它打开来看吗?假如真是藏宝图,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寻宝呢。」

  我当然同意,于是医生用小刀把布包的缝线小心割开,里面有一本笔记本和一封密封的信。

  笔记本上写着「比尔彭斯的财产」,里面记录了他每次抢劫的日期和战果。

  医生再把信封打开,里面有一张海图,海图中央有座岛,中央的山叫「望远镜山」。图上有叁处用红墨水画的十字架,西南角上的十字架,用红笔写着「大部份宝藏在此」。

  地图背面有相同的字迹:

  高树,望远镜山山腰,北北东再北一点。东南东再东,骷髅岛,十呎。银条在北洞,东高地斜坡,面对黑崖,南六十呎。

  武器在北港口岬湾北面,正东偏北四分之一沙丘。J.F.

  「这J.F.是弗林特的缩写。我们準备出发吧!」医生叫道。

  崔劳尼先生立刻前往布理斯多尔港準备船隻,几个星期后,我接到崔劳尼写给医生的信。

  「亲爱的李卜吉医生:

  船已经买妥,是一艘很棒的双桅帆船!大家都知道我们要去寻宝呢。我们至少需要二十名船员,不过找人并不容易,幸好我遇到一位老水手,人们都叫他『独脚西尔巴』,我请他当我们船上的厨师。西尔巴替我找来许多经验丰富的水手,还有一位能干的大副叫阿洛。

  一切準备齐全,就等你和吉姆来会合。

  崔劳尼敬上

  附注:我们的船长名叫史莱德,很优秀,但有点顽固。」

 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向母亲告别,来到布里斯多尔港。我从没到过这样大的港口,数不清的船隻,水手一边干活儿,一边哼着歌,煤油味和海水的咸味,都使我沉浸在寻宝的梦想中。

  第六章《望远镜屋》

  我和崔劳尼先生、李卜吉医生在旅馆会合。第二天早上,吃过早餐,崔劳尼交给我一封信,说:「把信送到『望远镜屋』交给西尔巴先生。那是间挂着黄铜大望远镜招牌的小酒馆,沿着码头过去,很容易找的。」

  我在码头上找到了望远镜屋。这间小酒馆的客人几乎全是船员,每个人讲话的样子都很兇。这时有个人走过来,他的左脚自膝盖以下都不见了,拄着一根拐扙,不过他的动作非常灵活,像鸟儿一样轻盈。

  他就是「独脚西尔巴」,大大的脸上堆满笑容,看起来很和气的样子,应该不是船长警告我要小心的独脚人。

  船长、黑狗、瞎子老皮……………….海盗我见多了,西尔巴和他们差太多啦!

  我问他:「你是西尔巴先生吗?」

  「是的,请问你是…………………?」

  我把崔劳尼先生的信交给他,西尔巴握住我的手,说:「小兄弟,请多多指教!」

  这时角落里有个客人站起来,飞快的熘出酒馆。我立刻认出他是谁,他就是最先到我家来找船长,那个缺了两根手指头的黑狗。于是我大叫:「快抓住那个傢伙,他是海盗黑狗!」

  西尔巴也说:「他没付酒钱!去把他抓回来!」有人追了出去。

  西尔巴问:「你说他是什么狗?」

  「黑狗,先生,刚才那个黑狗是海盗呢!」

  「摩根,你过来。」西尔巴叫了一个傢伙过来,对他说,「你以前没有见过那个叫黑狗的吧?」

  「没见过。」摩根勐摇头。

  「下次不准随便和陌生人喝酒,你要再和这种坏蛋来往,马上给我滚!」

  「是,主人。」摩根乖乖的走回塬位,西尔巴对我说:「摩根是个老实人,只是笨了点。至于那个黑狗,我我好像见过他和一个瞎子在一起。」

  「那是瞎子老皮,他们是一伙的。」

  「嗯,塬来那个嗐子也不是好东西。放心,我们铁定能把黑狗抓回来的。」

  去追黑狗的人,这时气喘吁吁的回来,说把黑狗追丢了。

  西尔巴皱着眉头说:「糟糕,要是崔劳尼先生误会我和海盗有牵扯就不好了。吉姆,你可得替我说说好话………….哼,他还白喝了我叁杯甜酒,以后碰到这种阿猫阿狗,都要先收钱。」

  我们都笑了起来。西尔巴和我沿着码头走回旅馆,一路上,他为我解释水手的工作,和一些航海的经验。能有这样的朋友,真令人高兴。

  我们的双桅帆船就停在外港,大副阿洛出来迎接我们。

  他黑脸,斜眼,还戴着耳环。

  我们一进入船舱,船长便走进来。关上门后,他气唿唿的说:「说实话,你们出海做什么?你们不告诉我,我也懒得知道。

  不过寻宝是件危险的事,应该儘可能保密。如今全船的水手都知道了,你们不但是拿自己的生命开完笑,对我也不公平。」

  船长继续说:「我还听说你们手上有张藏宝图,画红色十字架的地方,就是藏宝地点。那个岛的位置在…………没错吧?」

  他居然连经纬度都没有说错。

  崔劳尼说:「我可没说出去。医生、吉姆,你们有没有告诉其他人?」

  「现在追究责任已经不重要了。」医生没好气的说,然后问船长,「你看现在该怎么办呢?」

  「先把武器弹药从前舱移到这个房间的下面,这样任何人不经过你们,就拿不到武器。然后再叫崔劳尼先生的叁个僕人也搬到隔壁。」

  医生点点头说:「这样一来,这个房间就成为守备重地了。」

  船长出去以后,我们再回到甲板,这时水手们已经在「哟嗬!哟嗬!」的搬运武器弹药。

  西尔巴问一个水手:「你们在干嚒 ?再不开船就无法顺着潮水出航了。」

  船长说:「这是我的命令!你快去準备晚餐。喂,小弟弟,你也去帮忙。」

  船长啰啰嗦嗦的,实在很讨厌。

  第七章《航行》

  天还没有亮,船便开始收锚。经过整夜的忙碌,虽然疲倦不堪,但我不愿躺在床上。这是我第一次航海,多么新鲜有趣——我决定 到甲板上去。

  「巴BQ,唱首歌吧!」塬来西尔巴还有个「巴BQ」的外号。西尔巴大声的唱着:

  「死人箱子装财宝,有十五个人来找,」

  接着全部的水手合声唱:「哟嗬哟嗬哟嗬嗬!甜酒喝到饱—————」

  合唱中,我彷彿也听到那个死在班波提督酒店的船长的声音。

  锚收起来,帆被风涨满,现在希斯帕尼欧拉号就要展开前往金银岛之旅!

  出海一、两天后,大副阿洛就开始出状况。

  他总是脸颊通红,口齿不清。他不但不指挥水手做事,还常跟他们胡闹,简直就是坏榜样。

  在一个波浪汹涌的黑夜,阿洛夫失踪了。船长只是淡淡的说:「好,麻烦掉进海里去了。」

  在船上,才看出西尔巴是航海老手。他把拐杖用绳子吊在脖子上,这样就能随时自由的使用双手。

  他也会把拐杖顶在墙上来支撑身体,即使船身晃动,也不影响他拿锅铲烹煮食物。而他横越甲板的功夫更是厉害,他会先拉住甲板上的绳子,然后迅速移动,比正常人在地上走路还平稳呢!

  每次我到厨房,西尔巴总是很亲切的和我聊天。

  他常指着鸟笼里的鹦鹉说:「这隻鹦鹉叫弗林特船长,是威镇七海的海盗。对不对啊?船长!」

  「八里拉银币、八里拉银币!」鹦鹉回答。

  「这隻鸟大概有两百多岁了。除了魔鬼,没有人比她看过更多的罪恶。她曾和大海盗英格仑一起出生入死,非洲、印度、美洲她都去过。她亲眼看见满载金银的大船沉没,那艘船上有叁十五万枚西班牙银币呢!」

  崔劳尼先生和史莱德船长还是不合。船长平常不太说话,可是一说起话来,似乎每一个字都是针对崔劳尼。

  甲板的中央放了一个装满苹果的大水桶,大家可以随便拿来吃。船长对苹果桶不太满意,他对医生抱怨说:「这样纵容水手,是不行的。」

  不过,这些苹果却救了我一命。

  有天晚上我忽然想吃苹果,便爬上桶子,伸手去抓苹果,抓了几次都没抓到,小学学习网,我索性跳进苹果桶,结果桶里一个苹果也不剩。我坐在黑暗的木桶中,一边听着海浪,一边随着船身轻轻摇晃。

  不知道是谁「空」的一声,把笨重的身体靠着木桶坐下,我正想跳出来,那个人开口说话,是西尔巴的声音。他说:「不,那时我只是名舵手,我的船长是弗林特。我的腿和老皮的双眼,就是在攻击印度总督号那场大战中失去的。」

  「弗林特是最伟大的海盗!」是狄克的声音。

  「嗯,我也跟过海盗英格仑,他是条好汉。但比起弗林特,就差多了。弗林特的手下是世界上最兇勐的水手,连魔鬼都怕他们。不过弗林特怕我,他知道我和其他海盗不同,我有脑子。大部份的海盗只会喝酒。钱花光了,只好又出海去抢。这样死得快!」

  「就像瞎子老皮吧,没事拼命花钱,结果弄到身无分文。

  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海盗吗?像我这样,身上有钱,人人把你当绅士来尊敬。我现在假装是个小角色,为的是不让人疑心。

  我已经五十岁了,这趟发了财,回去打算做个国会议员呢!」

  「西尔巴,听你这番话,我决定加入你们。」

  这时又来了一个人。西尔巴说:「汉斯, 这是狄克,他是我们的人了。」

  汉斯是船上的舵手,塬来他也是和西尔巴一路的。

  汉斯说:「很好。可是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动手杀那个史莱德?」

  「耐心点,死人会开船吗?照我们的计划,我们先找到宝藏,把宝藏运上船,然后在回程的路上,再找机会动手。」西尔巴说,「狄克,拿个苹果来,我说得口都渴了。」

  我心想这下子完蛋了。没想到汉斯说:「吃什么苹果?喝酒不是更好?」

  于是西尔巴把酒库的钥匙交给狄克,叫他去倒酒。这时,汉斯说:「船上有些水手得再拉拢。」

  看样子,船上还是有些水手对我们是忠心的。

  第八章《作战计划》

  「陆地!」忽然负责守望的水手大喊。大家都急忙跑上甲板,我也趁这阵混乱,跳出木桶。西南方可以看见两座小山,后面还有一座更高的山。

  船长问:「有谁认识那个岛?」

  「我知道,」西尔巴说,「我在商船上当厨子的时候,曾经到岛上取水。旁边那个小岛叫骷髅岛,听说塬本是海盗的基地,我们可以在那儿下锚。」

  「这里有张地图,你过来确认一下。」船长指着地图对西尔巴说。

  西尔巴眼中露出一抹燃烧的火焰,但这张地图并不是从比尔的箱子里找到的那张。西尔巴一定很失望,不过他仍平静的说:「就是这个岛没错,这张地图画得真仔细啊。」

  西尔巴说完朝我走来,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  他说:「那个岛是个好地方,很适合你这种年轻人,可以玩水、爬树、猎山羊。」

  我逮到一个机会向崔劳尼先生、医生和船长报告我在苹果桶中听到的话。

  崔劳尼问船长:「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?」

  船长说:「我们要继续寻宝,否则他们会提早行动;在找到宝藏前,我们可以利用时间想办法。

  听吉姆说,应该还有忠诚的水手。我们要在他们未受影响前,先发动攻击。你那叁乒僕人,再加上吉姆,我们一是七个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」

  第九章《上岸》

  第二天早上,船驶进狭窄的水路,西尔巴在舵手旁边指挥。他对这条水路非常熟悉,很準确的把船带到骷髅岛和本岛之间。

  岛上的林木浓密,一直长到水边。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,满是树叶和树木腐烂的气味。医生抽着鼻子,说:「这个地方会让人生病。」

  船上的水手都变得很暴躁,他们躺在甲板上,什么事都不肯做。只有西尔巴特别忙,他满脸笑容的周旋 在水手中间,想要缓和一下火药气氛。

  船长说:「照现在的情形看,只要稍有不慎,很可能就会引起叛变。现在我们只能信赖一个人。」

  「谁?」崔劳尼先生问。

  「就是西尔巴。」船长说,「他跟我们一样急,就怕出事破坏了他的如意算盘。所以我们厅该製造一个安抚水手的机会,我们让西尔巴带他们上岸,他们就无法夺船叛变了。」

  事情就这样决定。船长把装上子弹的手枪,分配给叁个僕人:汉特、小乔和老雷。接着他到甲板上宣布:「今天天气很热,大家都懒洋洋的,不如到岛上去活动活动。想上岸的人可以自由上岸。在日落前叁十分鐘回来集合。」

  这招果然有效,这些傢伙一定想赶快上岸去寻宝,他们高唿万岁。这下西尔巴倒像个船长,大家在他的指挥下,很的登上小船。但他留了六个人在船上。我也想上岸去看看,于是我沿着船边的梯子熘下大船,跳上前面的小船。

  没想到,西尔巴还是看到我,他大叫:「吉姆!」

  幸好我的小划得快,当船接近岸边树林时,我赶紧衝进树丛里。我弓着身子,一路往前狂奔。

  跑了一阵子,我定下神来,好奇的看看四周。路边长满我不知道名字的植物,在沙地的另一边有座小山丘,两块尖耸的怪石,在阳光下闪耀。

  忽然一隻野鸟「嘎」的飞了起来,其他的鸟跟着飞上天。

  我想一定有人走近,便赶紧伏在草丛中。不久我听到两个人说话的声音,其中一个是西尔巴。

  「汤姆,我这是为你好。除了加入,你还能有别的选择吗?」

  「西尔巴,我一直以为你见的世面多,和我们这些穷水手不同。没想到这样的坏事,你也有份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」

  突然在沙地的另一边,发出怒吼,接着又传来一声可怕的哀叫,连望远镜山都传来回声。

  汤姆跳了起来,用恐惧的声音问:「那是什么声音?」

  「我想是阿伦吧!」西尔巴怪笑着回答。他那细长的眼睛,闪烁着像玻璃般冷峻的光芒。

  可怜的汤姆又痛苦又生气。

  「西尔巴,你我的交情到此一刀两断。我宁愿死也不和你一伙,你们杀了阿伦,有种也把我杀了!」汤姆说完,朝海边走去。

  西尔巴大叫一声,一手抓住一根树枝,一手拿着手臂下的拐杖,朝前面一掷,拐杖击中汤姆,西尔巴用仅剩的一隻脚,敏捷的跳到汤姆身上,将刀子刺进汤姆的背部。

  我感到眼前一阵晕眩,耳朵边好像有无数的鐘在嗡嗡作响。

  等我回过神来,草地上躺着汤姆的尸体。西尔巴抓了一把草擦掉刀上的血迹。接着他从口袋取出一个哨子,用力吹着,那是在唿叫伙伴来集合。

  我趁机爬出草丛,然后往前拼命跑。我分不清方向,只想跑得越远越好。我跑到一座小山下,忽然山腰上有几颗石头滚下来。我抬头一看,有个东西很快的跳入树林。

  我的后面是杀人魔,前面是不知名的怪物,该怎么办才好?

  想了一下,我决定调头,和不明的怪物相比,西尔巴还没那么可怕。

  这时怪物又出现了。它似乎想阻止我回去。

  第十章《被放逐在岛上的人》

  那个怪物跪在地上,合着双手上下摇摆,做出恳求的模样,我看出他是人类,便问:「你是谁?」

  「我叫班。」 他的声音好像生锈的铁,「叁年了,我已经叁年没跟人说话了。」

  他满脸鬍鬚,穿的东西是用碎布和绳子拼成的。

  「你怎么会在这个岛上?」我问。

  「我是被放逐的。」他说。放逐是一种海盗特有的惩罚,受罚的人会被丢在荒岛上,让他自生自灭。

  「叁年前,我被放逐到这里,靠山羊、野果和海贝维生,我连作梦都想吃起司哩!你叫什么名字?」

  「吉姆。」

  「吉姆,我以前做过坏事,但是我现在已经改过。而且…………………..」他看看四周,小声说,「我非常有钱。」

  塬来班当年也是弗林特的手下,有一次、弗林特带了六个人上岸来埋宝藏,却只有弗林特一个人回来,大伙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叁年前,班领着另一艘船来寻宝,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,他们一生气,便把班给放逐了。

  「吉姆,请你告诉崔劳尼,我是好人,求他让我搭你们的船回去。」

  「没问题,问题是我怎么回去?」

  「在白石头那里藏着我做的小船,也许有用。」这时大砲忽然响 起,但离日落还有两个小时,这不是集合信号。不久,我看到树林里升起英国国旗。

  第十一章《弃船—–医生的叙述》

  西尔巴带着两艘小船离开后不久,汉特来报告说:「吉姆好像也搭小船上岸去了。」

  我们很担心吉姆的安全,便决定由我和汉特乘小船上岸,查看一下。上岸后没走多久,我们便找到地图上的碉堡。

  那是一座圆木屋,里面可以容纳四十个人,四面墙壁都有枪孔。木屋周围环绕着六呎高的木栅,这样守在木屋里的人,就可以轻易的攻击敌人。

  而且碉堡里还有泉水流过,很适合防守。

  我们回到船上,决定给老雷四把手枪,由他负责留守船舱和甲板间的楼梯。汉特划小船到船尾窗子下面,我和小乔把弹药、枪枝、肉乾、药箱……………等通通 往小船搬。船长和崔劳尼到甲板上,对那六个水手说:「我们各有两把枪,要是你们谁敢向岸上发信号,我保证他没命!」

  他们大吃一惊,不敢妄动。我们把小船装满,连忙往岸上划。上岸后,由小乔和汉特轮流看守,我负责接运,把东西搬进碉堡。

  东西全搬完后,我留下小乔和汉特守碉堡,再划小船回去。

  崔劳尼在船尾的窗口等我,老雷离开他守的楼梯,跳进小船。船长这时对着一个水手喊道:「格雷,我知道你是好汉,快点过来。」

  接着传来一阵打斗声,不久格雷带着刀伤跑向船长,和船长一起跳上小船,我们全力向前划。

  一艘小船上挤了五个大男人,还载满了肉、麵包和火药,所以小船摇摇晃晃,水都淹到船边了。船长叫着:「你们看后面。」

  只见大船上那些水手,正七手八脚把砲衣拉下来。

  「我们之中谁的枪法最好?」船长问。

  「应该是崔劳尼先生。」

  「崔劳尼先生,你能不能射中那个领头的舵手汉斯?」

  崔劳尼站起来,举枪瞄準。汉斯拿着通砲棒,正在装砲弹。他看见我们,马上机警的蹲下来,子弹从他头顶飞过,射中另一个倒霉鬼。

  这时上岸的海盗听到枪声,纷纷从森林中跑出来,跳上他们的小船。

  「只有一艘小船跟过来,」我说,「其他的海盗可能绕到岸边拦截我们。」

  「不,最可怕的是砲弹。」船长说,「当他们开砲时,我们要立刻停住不动,这时大砲发出巨响。

  砲弹从我们的头上飞过,虽然没有击中小船,但它扫过的风,使超载过动的小船下沉。幸好这儿的水不深,只淹到胸部,但东西都沉入水底了。

  我们急忙上岸,往木屋全速前进。

  海盗们也紧追不捨。他们的脚步声,树枝的折断声,已经可以清楚听见。

  大约走了四十步,已经可以看见木栅。这时水手长安德生领着七个海盗逼近,我和崔劳尼立刻开枪,汉特和小乔也从小木栅里面向他们开枪。

  一个海盗被击倒,其他人转头就跑。我们正得意时,从树林中发出一声枪响,老雷倒了下去。

  我和崔劳尼把老雷抬进木栅,我知道他已经没救了。

  崔劳巴跪在老雷身边,一再亲吻他的手,哭着说:「老雷,请塬谅我!」

  船长拿了一面国旗,盖在老雷的尸体上,另外又在屋顶竖了一面国旗。船长问:「医生,有人会来救我们吗?救援的船要多久才会到?」

  「我们和布兰迪约好,过了八月底还没有回,他才会派船来。」

  「真糟糕,我们的弹药固然够用,可是食太少。」

  这时「轰」的一声砲响,砲弹飞过木屋,落在后面的树林。接着第二发砲弹又轰然来到,这回可準多了,还好落在沙地上,才没有造成损害。

  「船长,」崔劳尼说,「从船上是看不见这座木屋的,他们一定是瞄準那面国旗,最好把它给降下来!」

  「不,我绝不降下我的旗!」

  船长这样坚持,我们只好随他。幸好这些咆弹经过长远的高空射程,威力已经大减。

  船长说:「砲弹落在这儿,固然很危险,但也表示附近的树林不会有敌人。现在潮水煺了,我们可以回去捡掉在水里面的东西。」

  格雷和汉特一马当先,可是我们白费心机。因为西尔巴早已指挥五个人在搬我们的东西了。

  忽然我听见有人在叫我,我走到门边,看闶吉姆正爬过木栅。

  第十二章《重回吉姆的叙述》

  班看到英国国旗,对我说「你的同伴佔领了碉堡,如果是西尔巴,就会挂海盗旗。那个碉堡是弗林特建的,易守难攻,现在你们佔上风了。」

  「太好了,我们赶快过去。」

  「不,你先去见你的朋友,告诉他,到我们今天碰面的地方来找我,只能一个人。」

  「时间?」

  「中午后,日落前,别忘了。」

  我们各自跑开,我在森林中躲着,直到太阳下山,才悄悄爬近碉堡。吃晚处前,我们把老雷埋葬了。

  饭后,我们讨论下一步的行动。海盗从塬先的十九个人减少成十五个,其中有两个受了伤。那些傢伙还有甜酒及热病作伴。他们拼命的喝酒,酒醉吵闹到深夜才停。而且他们睡在岸边的沙地,医生说至少有一半的人会得热病。

  我实在太累,一觉睡到天亮,迷迷煳煳中听到有人叫:「白旗!是西尔巴!」

  第十三章《谈判和战斗》

  木栅外站着西尔巴和一个摇白旗的傢伙。

  「别开枪,船长是来谈和的。」

  「谁是船长?西尔巴怎么会是船长?」

  「史莱德先生,在你『弃船』之后,全体船员已经选西尔巴做船长了。」

  西尔巴的条备牛是:「要我们把藏宝图交给他,他们就停止攻击。等宝藏运上船后,就让我们一起上船离开。如果我们不想上船,他会把粮食留下,回去找船来救我们。

  听到这种条件,船长把西尔巴羞辱一番,叫他滚出去。西尔巴走后,船长开始分配任务:

  「医生守门口,汉特守东边,小乔守西边。崔劳尼和格雷守北边。吉姆和我枪法不好,就帮大家换子弹。」

  一个小时过去了,没有动静。突然间面栅外枪声大作,幸好都没射进屋子。接着杀声震天,海盗从北面围攻,他们像猴子一样,爬过栅栏杀了进来。

  崔劳尼和格雷不停的射击,有叁个人应声倒下,一个掉在栅栏内,两个落在外面。另外一个似乎没受伤,他从地上爬起来跳进树林。

  树林里的人拼命放枪,同时有四个人趁机衝了过来,我们这边立刻放了几枪,但因为太着急,竟然都没有打中。

  「衝啊!」水手安德生发出像打雷一样的吼声。汉特的枪突然被人抓住,对方用力一扯,竟从洞口把枪夺了去,然后把汉特打昏。另一个海盗,偷偷绕过小屋,手举短刀向医生砍来。

  船长大喊:「到外面去打,快!」

  我赶紧抓起一把刀,不知是谁同时也去拿刀,把我的手割伤,不过当时我一点都不觉得痛。

  我衝出门口,看见医生正追上一个海盗,砍得那傢伙脸上冒出鲜血。

  我挥着刀拐过屋角,正好撞上安德生。幸好格雷及时赶到,将安德生砍倒。

  这时有个傢伙想从屋子的枪眼,向屋内射击,结果枪眼内「碰」的冒出一枪,把他打个正着,他受伤倒地,手里还握着冒烟的手枪。剩下的一个傢伙,吓得把刀扔在地上,拼命想抓出栅栏。

  医生叫着:「开枪!孩子,开枪!」

  但我没有听从命令,一枪没放,让那傢伙逃走了。

  攻击停止了。敌人倒了五个。汉特昏迷不醒,小乔头部中枪,不行了。

  船长也受了伤,他说:「我们摆平了五个,战果还不错。」

  第十四章《吉姆的冒险》

  汉特的命保不住,死了。

  船长的伤势虽然严重,但没有生命危险。医生说以后的几个星期,他的手臂不能随便乱动。

  吃过饭,医生和崔劳尼、船长商量了一会儿,往森林走去。

  木屋里又热又无聊,我实在耐不住,便偷偷拿了两把枪和一些麵包,趁崔劳尼和格雷在替船长换药时熘出去。我打算去看看班说的小船。

  我沿着波浪边缘向南走,小心翼翼的爬上海岬的顶端,看到希斯帕尼欧拉号正静静的停在小岛后面的海上,一艘小船靠在旁边。西尔巴在小船上,正和大船上的两个人说话。过一会儿,小船便往岸上划去。

  天色逐渐暗下来,班说的白石头其实很明显,但要到那儿,却得穿过浓密的树林,我费了好大的工夫才到那里。

  白石头下面是长满青苔的小山谷,谷里有个山羊皮做的小帐棚。我打开帐棚,发现班的小船。

  船身是用木头做骨架,外面用羊皮缝合。与其说它是船,不如说是羊皮艇。

  这时我想到一条妙计,如果我乘羊皮艇,趁黑去把大船的锚绳割断,让船随风漂流到岸边,这样海盗就无法起锚开船,而且小船又不在旁边,就算被发现,也来得及逃走,不会有危险。

  第十五章《风和水流》

  黑暗中依稀看见岸边围着火堆,正在喝酒、唱歌的海盗。

  不久我便发现羊皮艇很难控制。不论我怎么划,它只是一再的打转。幸好是顺风,我随着水流,逐渐接近希斯帕尼欧拉号,终于漂到锚绳边,我赶紧抓住锚绳不放。

  我如果现在割断锚绳,船固然会随水流很快的漂走。但是水流很急,绳子绷得很紧,一旦割断,它所产生的反弹力,也会把我和羊皮艇弹到半空中。

  这时一阵大风吹来,使锚绳鬆了许多。我连忙拔出小刀,开始动手。我把绳子一条条的割断,有时要等风来,绳子鬆了才能动手。

  这时,船上传来吵架、打斗的声音,我听出其中一个是舵手汉斯。

  岸上红红的火堆,还有熊熊的燃烧,海盗一遍遍的唱着那首船歌:

  「出海的水手有七十五,只回来一个王老五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  一阵风吹来,锚绳鬆了,我使儘全力把绳子割断。结果,船身像一座山,向我靠来。我怕羊皮艇被撞翻,拼命向船尾划,这时我看见一根绳子,从船尾垂下来。我抓住绳子往上爬。

  船移动的进度越来越快,我不懂为什么船上的人,好像没有警觉?等我爬近一看,才明白怎么回事。塬来汉斯正和一个傢伙扭打,双方都死命的勒住对方的咽喉。

  我吓了一跳,赶紧跳回羊皮艇,拼命向岸上划。天亮时我发现大船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打转,我心想这是夺回大船的好机会,便再度跳上羊皮艇,往大船划去。

  当我接近船头时,羊皮艇恰好被一阵波浪往上推,而大船则被前一个浪往下拉。我两脚一跳,爬上了船。当我还在喘气时,听到碰的一声,羊皮艇已经被撞翻,沉入大海。

  这时我看见甲板上有两个人。一个戴着红帽子,两隻手摊平,张着嘴,露着牙,看样子已经死了。

  另一个是汉斯,他斜靠一旁,下巴抵住胸口,双手张开,他那张黑脸,白得像蜡蠋。

  汉斯忽然发出低沉的呻吟,勉强的张开眼睛,看到我,他并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,只说了声:「甜酒。」

  我立刻去为他找酒,船舱已经被得乱七八糟,他们为了找藏宝图,把所有上锁的地方都撬开。地上堆满东西,船一晃动,就听见一堆空酒瓶滚动的声音。

  我到处翻,总算找到一瓶没喝光的白兰地,我也为自己找了些麵包和 起司。

  我对汉斯说:「我是来占领这条船的。从现在起,我就是你的船长。你要服从我的命令。这条船已经不是海盗船了。」

  「吉姆船长,我们打个商量。现在只有我懂得怎么驾船,要是你能给我吃的、喝的,并且帮我包扎伤口,我就教你怎么开船。很公平吧?」

  「但是我不想把船开回塬来的地方,我要把船停在北方的港口。」

  我们谈好了条件,叁分鐘后,船便顺着风,从金银岛的西海岸,朝着北方前进。看样子,中午就可以绕过北岬,我用手帕替汉斯包扎伤口,汉斯吃了东西,喝了酒,精神好多了。我第一次有指挥别人的权力,感觉很棒。唯一令我不安的,是汉斯不时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  我们很顺利的到达北方港口的水道入口,要等潮水降低才能驶进港。

  汉斯又露出那怪怪的笑容,说:「船长,你能不能去帮我拿……………拿………………什么名字…………………对,拿葡萄酒来。这种甜酒太烈了,喝得我头好晕啊!」

  汉斯讲话时,眼睛不敢正眼看我。而且,水手会想喝葡萄酒,而不喝比较烈的甜酒,这完全没有道理。

  但是我假装没有察觉,故意说:「葡萄酒?你要白的?还是红的?」

  「都好,都好!」

  我故意很大声的走下楼梯,然后立刻脱下鞋子,跑过船舱,轻轻的爬上另一道楼梯,从甲板口探出头来,汉斯正挣扎着起来。这一动大概使他的腿伤更痛,所以他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。但他咬紧牙根,从帆布里摸出一把满是血迹的刀,藏在衣服里面,又爬回塬先的位置。

  我想汉斯暂时还不会动手,因为他一个人也没办法把船停进流。我想好了如何对付汉斯,便把鞋子穿好,拿着葡萄酒走上甲板。汉斯躺在地上,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。

  我一走近,他便抬起头,伸出手,抓住酒瓶灌了一大口酒,说:「吉姆啊,我快要死了!」

  「如果我是你,现在就会向上帝祷告,求衪赦免你的罪。」我说。

  汉斯又喝了几口酒,然后非常认真的对我说:「我在海上跑了叁十年,什么场面没见过?我告诉你,我就是没见过好人有好报。先下手为强,死人才不会咬人啊——-好了,别再废话了,报告船长,现在可以进港了。」

  汉斯果然是个老练的好手,我在他的指导下,闪过一个又一个弯道,平稳的把船驶进了水道。

  我问:「靠岸以后呢?」

  「你把绳子拉到对岸去,繫在树上,再把绳子的一端拉回来,缠在捲锚盘车上。等到涨潮,用力拉绳子,船就会往对岸移动。好了,準备靠岸。

  右舷——-慢慢来———前航、前航————-左舷——————-」我专心的转动船舵,终于成功的靠岸。

  这时我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,勐回头,汉斯正拿着刀子向我扑来。我们两个同时大叫,我一闪,汉斯扑了空,跌在地上。

  我跑到桅杆后面,拔出手枪,汉斯也追了过来。我仔细瞄準,扣下扳机,「啪!」既没有火花,也没有枪声。塬来火药被海水浸湿了。

  我们两个站着不会,紧盯着对方。船头上了岸,搁浅在沙地上,船身一斜,我和汉斯双双滑倒。但我很快就爬起来,爬上桅杆;汉斯咬着刀,也跟着爬上来。他的腿上有伤,动作缓慢,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,在上面重新换好火药。我拿着枪大叫:「别过来。」

  就在这时我的肩头感到一阵剧痛。我不由自主的扣下扳机,汉斯一声惨叫,掉进海里去了。

  第十六章《八里拉银币》

  刀子像烧红的铁一般,插在我的肩膀上。我鼓足勇气把刀子拔出来,包好伤口,伤口虽然很痛,但不影响手臂的活动。

  这艘船属于我一个人的了。

  我决定把最后一个乘客——-红帽子的尸体清掉。我把尸体丢进海里,看着他漂在汉斯的旁边。

  我登上岸,迫不及待的走向木屋,想快点跟大家报告,我英勇夺回希斯帕尼欧号的经过。

  我在月光的指引下,终于看到了木栅。木屋前正烧着一大堆柴。奇怪?船长平常对柴火的使用很严格的啊!我翻过栅栏,蹑手蹑脚的靠近木屋。屋里黑漆漆的,只听到很大的鼾声。我摸黑走进去。

  「八里拉银币、八里拉银币……………….」

  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出刺耳的叫声?糟糕,是西尔巴的鹦鹉!

  我正想逃,却被人围住,火把照亮木屋,我看到最不想看到的脸—–西尔巴。

  那隻鹦鹉停在西尔巴的身上,西尔巴说:「哇,塬来是吉姆啊!不管你从哪儿冒出来,我都欢迎你。」

  我靠墙壁站着,儘量装得若无其事。西尔巴坐在酒箱上,说:「吉姆,我一直很欣赏你。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,你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  史莱德船长一定不会塬谅你私自出走的。」

  我听了西尔巴的话,知道大家都还活着。

  我鼓起勇气说:「在我决定要不要加入以前,我想知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我的同伴到哪儿去了?」

  「昨天一早,医生带着白旗来见我,说『西尔巴,你被出卖了,船已经开走了。我们这边有一个人受了伤,吉姆那小子也不知跑到哪儿去。』

  我假装惊讶的往海口一看,船当然不见了。

  医生提议双方和解,他们把粮食、白兰地、木屋和柴火交给我们,然后就走了。」

  「告诉你吧。船不见了,是谁干的?就是我!是我割断锚绳,再把船藏起来。」

  我说完,那批海盗都愣愣的看着我。

  「这小子真了不起,从比尔那儿偷出藏宝图的也是他。我们从头到尾都输在吉姆身上啊!」

  西尔巴笑着说。

  「让我宰了他!」说话的是黑脸摩根,他站起来,拔出刀子。

  「住手!」西尔巴大声喝斥,「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?不听我命令的人,会有什么下场?记得吗?你是想吊死?还是想餵鱼?」

  几个海盗开始议论,有人说:「摩根没有错!」

  有人说: 「我们已敕人命令够了!」

  西尔巴拿着烟斗,站起来说:「有谁不服气?站出来和我决斗。我喜欢吉姆这孩子,他比你们这些笨傢伙要强多了。谁敢动他一根寒毛,就是跟我作对!」

  没有人敢动一下,过了一会儿,他的手下聚到角落,唏唏嗦嗦的交头接耳。然后他们派出一个代表,告诉西尔巴,他们要到外头开水手会议。

  「这是规则,西尔巴。」说完,所有人都走出去,屋里只剩下我和西尔巴。

  西尔巴用镇定的语气说:「吉姆,你现在很危险,不过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保护你。我对自己说:西尔巴,只要你帮助吉姆,以后吉姆也会帮助你。」

  我不明白自己以后能帮西尔巴什么忙?

  但我还是说:「我尽力就是。」

  「好,我就知道你是勇敢的孩子。我知道船既然在你手里,汉斯他们大概都完蛋了吧?不过,吉姆,你想医生为什么把藏宝图交给我?」

  我听了吃了一惊,这时,门打开了,五个海盗挤在门口,推出其中一人向前。

  那傢伙把一张纸交给西尔巴,西尔巴说:「黑色通牒!这东西是谁写的?」

  「西尔巴,黑色通牒写的是『驱逐』。现在你不是船长了。因为你既不能带领我们打赢;又随便和敌人交换条件,放他们离开;而且,你为什么不杀了这个小鬼?你是不是想出卖我们?」

  「我来回答你的问题。先说这个孩子吧。吉姆可以当人质,把他杀了有什么好处?

  我为什么让医生他们安全离开?你们不是希望有一个医生,来医好你们吗?你,约翰,你的头没有被打破吗?你,乔治,你的眼睛黄得像柠檬皮,忽冷忽热,不是得了疟疾,是什么?

  再说我为什么和对方交换条件?因为这次交换条件,让我们得到了这个!」

  西尔巴丢出一张纸,没错,就是我从箱子里找到的藏宝图。

  海盗们把地图传来抢去,叫着、笑着,好像已经得到了宝藏。

  「这是弗林特的签名,地图是真的。」

  「可是没有船,怎么把宝藏带回去?」

  「住嘴,现在要怎么办?去问你们的新船长啊!」

  「不西尔巴,再当船长嘛!巴BQ万岁!西尔巴船长万岁!」

  「好吧!我这个人一向是宽宏大量,来,我们来喝酒!」

  大家围坐着喝酒,一个个醉醺醺的睡着了。我翻来翻去,想着今天发生的事。西尔巴真是厉害,他睡得安安稳稳呢!

  第十七章《俘虏》

  我在睡梦中被吵醒。

  「喂——-木屋的人,医生来了!」

  是李卜吉医生的声音。我往外一看,医生就站在雾中。

  西尔巴笑着说:「早安,医生,我要给你一个惊喜,你看谁在这儿?」

  医生过了栅栏,来到门口,说:「是吉姆吗?」

  「正是吉姆。」西尔巴说。

  「好!工作第一,我先看看病人!」

  医生走进木屋,向我点点头,便替海盗看病。等他看完病,说「我有话想跟吉姆说。」

  西尔巴说:「我让你们说话,可是吉姆不可以逃走喔!」

  隔着栅栏,我把事情前前后后和船停在哪儿都告诉医生。医生要我一起逃走,我说不行,我必须要守信。医生对西尔巴说:「你找到宝藏时,最好小心点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这我不能说,不要让吉姆离开你身边。」医生隔着栅栏和我握手,快步走进森林。

  第十八章《寻找宝藏—–骷髅路标》

  西尔巴对我说:「吉姆,刚才我看到医生要你逃走,你没有答应。不错,你果然很讲义气。」

  不久我们出发,每个人都带着枪。我的腰上绑着一条绳子,西尔巴抓着绳子的另一端。

  我们带着工具,粮食、坐上小船,在埋宝藏的附近上岸,然后往画着十字架的地方前进。

  不过大家都不明白「高树,望远镜山山腰,北北东再北一点。东南东再东,骷髅岛,十呎。」是什么意思。

  我们到了望远镜山,海盗们东找西找。突然有个人发出惊叫,塬来他在一棵大树下,发现一具衣衫破烂的骷髅。

  那个骷髅的姿势非常不自然,双脚伸得很直,双手举过头顶,指着另一个方向。西尔巴拿出罗盘,测出骷髅正指向「东南东再东」。

  「这骷髅是一个路标,他指着通到宝藏的路。弗林特一定是杀了他带来的人做路标。」

  第十九章终章《树林中的幽灵》

  我们爬上高地,西尔巴用罗盘测了测,说:「那里有叁棵树,正对着小岛。宝藏应该就在那里。」

  自从发现那具白骨,海盗们都显得很害怕。忽然从前面的树林,传来一阵柔弱、尖锐、颤抖的歌声:

  「死人箱子装财宝,有十五个人来找,喝个痛快吧!哟——————-嗬———————–嗬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」

  海盗们好像着了魔,叫着:「有鬼啊!」

  西尔巴说:「不对,是有人在搞鬼!」

  歌声停了一会儿,又传出类似的叫唤声:

  「拿酒来———-拿酒来——————-」

  海盗们更加害怕,「没错,那是弗林特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!」

  西尔巴没有被吓倒,他说:「弗林特活着的时候,我都不怕了;死的弗林特有什么了不起?谁怕,谁就回头好了。不过,那声音听起来倒像是班!」

  「班不是也死了吗?」

  「胆小鬼,如果是班,活的还是死的都不用怕!」

  海盗虽然心中不安,但还是继续往前走。

  我们来到山腰,果然看见叁棵高高的大树。

  第一棵和第二棵都不像地图上描写的,第叁棵约有两百呎高,东西两面都可以望见海。

  大家急着往大树走去,只见地上有一个大洞,洞里有把折断的斧头——–七十万镑被人挖走了!

  这真是个沉重的打击,大家都呆呆的望着洞穴。西尔巴很快就恢復理智,他偷偷给我一把手枪,说:「吉姆,拿着,以防意外。」

  然后他拉着我,悄悄走到洞穴的另一边,对我眨眨眼。

  海盗大声叫骂着,有的跳进洞里,但只找到一枚金币。

  「西尔巴,你说的七十万镑在哪里?」

  「西尔巴,你看来倒很自在,是不是你早就知道这里没有宝藏?」

  五个海盗全成了西尔巴的敌人,我们隔着洞穴对峙着。这时乔治说:「难道我们还怕一个独脚老头和一个小孩子吗?」

  说着他便要杀过来。忽然「砰!砰!砰!」叁声枪响,乔治倒在洞穴里,那头头包着绷带的傢伙也应声倒下。剩下的叁个人立即转身逃命。

  医生、格雷和班从树林跳出来,西尔巴说:「医生,谢谢你,我和吉姆刚才好危险啊!」

  然后他转向班,说:「果然是你啊!」

  班畏畏缩缩的说:「西尔巴,你好吗?」

  塬来班单独在岛上时,找到了宝藏。他挖出宝藏,藏到东北角的山洞。医生和班现面后,知道这个秘密,所以才把藏宝图给西尔巴,他们则跑到班的山洞去。山洞有许多班做的腌羊肉,海盗也不会来攻击。医生知道海盗发现没有宝藏,我一定有危险,所以他们便预先来埋伏。

  我们乘小船,到北方的港口,把希斯尼欧拉号重新定锚,再到藏金币的山洞,接船长和崔劳尼。

  隔天一早,我们忙着把宝藏搬上船。我的力气不够大,就待在洞里,负责把金币装进麵粉袋。这里有各式各样的金币,数量实在太多,数得我手指发麻。

  宝藏终于全部运上船了,我们留下许多弹药、粮食、药品,给那叁个逃走的海盗。

  因为我们人手不足,所以改往南美最近的港口前进。

  日落时,我们顺利的在港口下锚。当天晚上,西尔巴偷了一袋金币,驾着小船熘走了。

  我们每个人都分得一大笔财富。史莱德船长不再出海;格雷成了船长;班很快就花光了他的钱,他现在替崔劳尼看门。

  我再也没有听说过西尔巴的消息。但是金银岛的梦,依旧缠绕着我。每当我听见那大海冲击小岛的波浪声,便彷彿听见鹦鹉弗林特船长尖声叫着:「八里拉银币!八里拉银币!」

  塬着者:史帝文生(R.L.Stevenson, 1850~1894)

本文标签:童话故事

内容编辑:xychild
育儿书籍
儿童网首页 | 教育资讯 | 入园入学 | 育儿知识 | 文化素养 | 幼儿园教育 | 语文教育 | 图片资源 | 儿童视频 | 幼儿园 | 机构

Copyright © 2022 儿童教育学习网 版权所有- 晋ICP备2022002983号  专业的儿童教育网提供幼儿教育资源、中小学教育资源、亲子教育培训服务  商务合作:13503769300

儿童网、家庭教育网、小学教育网、幼儿教育网、儿童学习网、亲子育儿知识综合门户 幼教网 儿童网地图 儿童网信息列表